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嘉義縣布袋鎮公所

歡迎來到嘉義縣布袋鎮公所網站

嘉義縣布袋鎮公所網站

:::

文化資產

    布袋新地標—千禧布袋

    千禧布袋
    布袋鎮的地標「千禧布袋青銅像」,是來自過溝的藝術家李良仁設計製作的,只要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作品中還有魚、蝦、蟹、貝、鹽,等,來到布袋的旅客一定會在此停留拍照留念,當初設計完成時鎮長還為此當了3個月的解說員呢!

    貞愛親王登陸紀念碑

    貞愛親王登陸紀念碑 在埋入地下將近半個世紀之後,「貞愛親王登陸紀念碑」終於在2002年1月6日重見天日,這座碑所要紀念的是日本國皇室伏見宮貞愛親王於一八九五年十月十日率領混成第四旅團司令部於布袋嘴登陸,與當地民軍發生激戰,並進而率兵靖定南台灣的這段歷史。一九二三年在其當時登陸之地,立了一座與底座計算高約四公尺的天然石碑以為紀念,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見到的「貞愛親王殿下御上陸紀念之碑」。又貞愛親王因為與日本皇室關係深厚,故得以列名於當時台南州指定的地方性「史蹟」。今日嘉義縣在當時同樣被列名為台南州指定的地方性「史蹟」的,除了這塊碑外,就只剩下吳鳳廟了,可見其文化資產的高度象徵意義。

    日本時代,每逢重大節日,國小學生必定要前往這座紀念碑參拜, 這也是殖民帝國控制、滲透人民意識的手法。台灣光復後,這塊紀 念石碑就跟其他日治時期的紀念物下場差不多,在一片「去日本化」 的風潮下,由校長帶領著原本要到這恭敬地朝拜的布袋東國民學校 學生,費了一番心力用繩索拉倒在地,以明確的行動表示「去日本 化」,隨後又被埋入土中,歷史記憶也跟著埋入地底下,甚至年輕一 輩的布袋人,也都不知道這段歷史。
    ※感謝布袋嘴文化工作室前理事長林玲蘭女士提供相關之協助及感謝蔡崇誠、蔡文龍、蔡炅樵先生提供資料與說明!

    後續

    那為什麼一顆塵封(埋在地下)將近半世紀年的石碑,怎麼會想到讓其再見天日?」屋主蔡先生說道:他一直在高雄發石碑  展,20幾年了,帶孩子回來時,孩子對於沒有人居住的破舊祖厝沒有好印象,且對家鄉也不了解,於是想重新整理家園,且起出石碑立好,做個小公園,這樣布袋人也多了一個休閒場所。」肩挑著街坊鄰居謠傳著蔡家家道中落種種,蔡先生說:「趁現在我有能力處理這件事,再不處理,以後想也無心力了,一切遵照神明指示,紀念碑會在原地重新立好,祈求此後家族能夠更平安順利!一切的傳說,下一代不必再背負此重擔,隨著水落石出,一切將恢復平常。」值得深思的是在關心事物的同時,人的被關心也是相當重要的課題!

    -----轉載自布袋嘴月刊
    (文╴前理事長林玲蘭女士)
     
    貞愛親王登陸紀念碑大事紀

    *1894/8/1 中日因朝鮮事件爆發甲午戰爭。
    *1895/4/17 中日簽訂馬關條約,清廷割讓澎湖、台灣給日本。
    *1895/5/29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中將率日軍近衛師團從澳底登陸。
    *1895/10/9 日艦「濟遠」、「海門」號開抵布袋口外海,為登陸行動預做準備。
    當時布袋嘴的守備是由統領譚少宗所率領的福字先鋒軍二營擔任,正
    營屯駐布袋口,由譚少宗親自指揮,副營屯駐東石港,由侯西庚指揮。
    *1895/10/10 貞愛親王率領混成第四旅團於上午十時許抵達布袋口,隨即對岸上有大
    旗飄揚處砲轟,一時之間布袋口烈焰沖天。雖然當天刮著強勁東北風,
    波濤洶湧,但貞愛親王仍下令強行登陸。下午,海軍陸戰隊與登陸掩護
    隊陸續上岸,擊退五、六百名抵抗者。當晚海軍陸戰隊紮營於陸上。

    *1895/10/18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染上熱病。(十天後併發肺炎死於台南)

    *1923 日本人為紀念貞愛親王從布袋口登陸,於是在今嘉應廟口豎立這座紀念
    碑,碑文由當時台灣總督男爵田健治郎揮毫。(爾後紀念碑成了聖地,
    路過民眾或外地遊客不免要參拜一番,連國小學生在開學或重要節日
    時,也會由校長及老師率領前往參拜

    *1933 貞愛親王之孫「博義親王」來布袋嘴參觀鹽田及貞愛紀念碑,後來日人
    在旁邊又豎立一座較小的石碑紀念博義親王。

    *1945 日本戰敗、台灣光復。
    *1946 布袋國小校長蔡清安率領學生數十人以繩索綁住紀念碑,將它拉倒,以
    宣示日本殖民統治結束。

    *1956 住在紀念碑附近的蔡水性先生因為要蓋房子,索性將這塊倒在地上的紀
    念碑埋入地下作為地基。

    :::
    open footermenu close foorermenu